左脚绊了右脚

闭关倒计时

停更闭关


我讨厌月考


我讨厌考试


今天在AO3看洋妞太太写文,像是游牧的AU,设定每个机体都会有seal,但是在初次的时候刺破seal会很痛很痛。酋长(?)mega拍着胸脯保证他经验丰富,肯定不痛。


听上去像无痛人流。


而且更骚的是太太描写mega如何取下(我还是用了这个词)seal,让我满脑子都是开易拉罐的既视感。


或者是取下水道口那张阻断异物的金属网。


我哭辽!!!masiro太太居然把这本放出来了!!!迪米乌哥斯对安兹大人的爱恋之心!!!在里面你还可以看见迪米如何玩♂弄骨头!!好吃!!

overlord同人小说推荐|特殊设定专场

在备忘录点小公鸡点出来的推荐。




骗人的。


是有着不太一样设定的同人。


(我流的不太一样)


第一篇,不死者の神官,圣王女等→安兹,迪米(亚达巴沃)→安兹


太太对圣王国存着怜悯之心。


这是一篇正义值为正的安兹刷新地在圣王国设定的文,且与原文设定有很大不同。


圣王国因为常年受到亚人种和异形种侵扰且宗教氛围浓厚,对人类以外的种族厌恶非常。但是在这样一个国家里,有一个奇特的例外——掌管这个国家最高级神殿的,是一位不死者。


这天,穿着有金色刺绣的神官服的安兹在花园里浇花,一名森林精灵少女跑过来通报圣王女和卡斯特迪奥姐妹前来拜访。安兹便与少女一起前去迎接。一见到安兹,圣王女就露出花一样的笑容,并希望安兹能直接称呼自己的名字。安兹不愿放弃作为下属的立场,圣王女说他作为从亚人手中拯救这个国家的英雄是在是太谦虚了。安兹有些害羞,便咳嗽一声邀请她们一起来花园里喝茶。


在花园里落座后,安兹问圣王女为何而来,圣王女回答是因为王国的战士长来邀请安兹入住王国一事而来。卡斯特迪奥姐妹和圣王女对此都很不满,特别是姐姐蕾梅蒂欧斯在听到安兹对战士长的称赞,燃起来妒忌之火。安兹却认为身为圣王女和圣骑士她们不应该担心不死者。但实际上圣王国内的民众对安兹非常的崇拜和尊敬,甚至有人把他当成神来看。圣王女和卡斯特迪奥姐妹两急需要安兹一个肯定,肯定自己不会离开圣王国才会安心。安兹回答她们自己为了回报先王的恩情所以会一直留在这里。在得到安兹的保证后,她们下一步便策划铲除对安兹不敬的南方贵族们。


在美丽的夜晚,今天神殿的窗边那位客人也来了。亚达巴沃今天也是为了得到安兹的灵魂而来,在安兹与他签下契约之前,他就会一直在这里。亚达巴沃问安兹为何不和他签订契约,这么喜欢人类吗?安兹回答并不是。接着,安兹却说自己很羡慕亚达巴沃,作为不死者的自己却拥有者永生,更羡慕亚达巴沃在有限的生命里实现自己的信念,培育自己的爱人。


亚达巴沃心中欲望翻涌,恨不得马上拥有安兹的灵魂。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他打不过安兹,并且连安兹的真名都不知道。安兹微笑着描绘亚达巴沃脸上的面具,反问那你呢,你的名字也好脸上的面具也好都是假的吧?亚达巴沃抓住安兹的手,将欲望和爱意深藏心底。


第二篇,最上の愛に至らなかった話,乌尔贝特X莫莫伽。


铃木悟先天性转,乌尔贝特大量二设


乌尔贝特离开公会已经很久了,每天忙的不可开交连浏览与游戏有关的公开信息都没什么时间。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迎接莫莫伽,让莫莫伽与自己在一起所做出的努力。在看到游戏即将关服的新闻后,乌尔贝特再也不能忍受,对莫莫伽的思念完全爆发了。


铃木悟站在富人聚集的车站,内心有些慌张和不安。她在这里等人,还为此穿上了裙子。几周前,她收到了来自离开游戏成员的来信,铃木悟便在纳萨力克里招待了他,在看到不是记忆中恶魔的身姿而只是最初级的素描人偶时她很难过但也对能在此见面感到高兴。紧接着,他提出来一个要求,希望能在现实中见一面。铃木悟害怕自己隐瞒性别的事情被发现,那个人却说自己已经知道她是女孩子,希望在这个基础上相见。想到这里,铃木悟的手机响起,她慌慌张张接起电话同时观察着周围的人,一位高大英俊身穿西装的男人站在她的面前对她笑着说,好久不见,莫莫伽。


乌尔贝特说自己来到这里是为了一件无论如何都想要告诉她的事,接着,他拿出花束递给铃木悟,希望她能以结婚为前提与自己交往。


在这个时代,花朵也不是富人阶级能随便拥有的,一般只有在求婚的时候才会买一朵作为礼物,所以铃木悟很明白花朵的含义。她明白但也很困惑。并且,她除了隐瞒自己的性别,还隐瞒了一件事,就是她一直在暗恋着塔其米。铃木悟觉得自己不配与他交往,但是乌尔贝特已经知道铃木悟喜欢塔其米的事,依旧希望她能和自己交往试试。


铃木悟用快哭的声音拒绝了他。乌尔贝特回答她自己不会就此放弃,就像在游戏里一样自己多么执着于恶,自己也会执着于铃木悟。过度的思念会改变一个人,就算铃木悟一直喜欢着塔其米,他也会做好打长期战的准备。他一直憎恨这个毫无价值的世界,但是跟铃木悟在一起,他一定会找到这个世界的意义,只要她在旁边微笑,他也会觉得这个世界是美丽的。但是铃木悟和乌尔贝特的阶级不同,为了保护铃木悟,他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


接着乌尔贝特抱着她,用沙哑委屈的声音说莫莫伽,铃木悟,请你爱我。


铃木悟有些心软了,认为自己能用朋友的身份帮助他,但乌尔贝特毫不让步,撒着娇要和铃木悟恋爱。被乌尔贝特的反差可爱到了铃木悟噗的笑了,回抱着他轻声说自己会试一试。


在与乌尔贝特交往后,铃木悟决定放弃地下大坟墓会长的权利,彻底离开游戏,但真的这么做得时候自己却下不了手。乌尔贝特安慰她几个月后游戏就会关服,不如与还在的公会成员见一面吧。铃木悟向还剩下的三人发了决定解散公会的邮件,其他人虽然空余时间不同,但还是登录了。黑洛黑洛等三人对莫莫伽原来是女性感到惊讶,于是黑洛黑洛提出想听听莫莫伽原来的声音却被乌尔贝特拒绝了。坐在椅子上得意的不得了的乌尔贝特说如果听到了莫莫伽原来的声音说不定现实中会认出来,这对身为莫莫伽丈夫的自己可不好。面对黑洛黑洛喊出的“现充爆炸吧!”,乌尔贝特非常高兴的伸出双臂说出了感谢。


铃木悟已经不能忍受公会成员的离开,现在的现实生活中,有了一个真心爱她的人,而她也决定作为一个人生活下去。在剩下的三人离开后,莫莫伽和乌尔贝特握着手,按下了决定解散公会的yes键。


纳萨力克消失了,铃木悟拥有了活下去的未来。


有点遗憾又有点欣慰,这是在众多异世界转移线中的完完全全的现世线,感动。



第三篇,ウルベルトさん召喚される,乌尔贝特X莫莫伽


异世界转移,此异世界非彼异世界。


乌尔贝特被召唤了到了有着剑与魔法的异世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好像打倒了魔王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本来想着随便打到魔王,但是当时出现的魔王的身姿,确是个熟人——莫莫伽。


开玩笑吧,让我打倒魔王,这个世界的神明真是个不得了的笨蛋。莫莫伽作为魔王真的是再适合不过了。


高兴之下,乌尔贝特喊出了莫莫伽的名字,但是莫莫伽却好像不认识他一样。也可能是自己是变成人被召唤的,但是莫莫伽作为骷颅的样子被召唤的。于是乌尔贝特便优雅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在报出名号后,莫莫伽便认出来他,在这个异世界被召唤了太久了,再加上不死者的特性,尽管很想见到朋友们但是原来的记忆已经模糊不清了。


乌尔贝特因为莫莫伽没有认出他来,决定给他一点点小小的惩罚。便对莫莫伽使用了在这个世界里学到的有点微妙的魔法〈振动〉。莫莫伽看到后慌忙跑开,却被那种诡异的振动感刺激到呻吟出来。乌尔贝特在感叹效果拔群的时候也对莫莫伽涩情的呻吟有了些反应。魔法结束后,莫莫伽怒发〈负向爆破〉吹飞乌尔贝特逃走了。乌尔贝特想着自己还能找到莫莫伽的时候也对自己的小兄弟发出警告。(我笑死)


莫莫伽在游戏闭服后就被召唤到异世界要求打败魔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被选中,但是觉得自己是单纯的受害者的莫莫伽把怒气撒在了前来的魔王身上。仅仅是被背后漆黑的光环扫过魔物就悄无声气的倒下了,被这个世界魔物低等程度吓了一大跳的莫莫伽发现其他魔物已经对自己俯首称臣,于是自己莫名其妙的就成为了新的魔王。


成为魔王已经好几年后,莫莫伽一直在寻找着当时召唤自己的勇者,顺便毁灭对自己不利的村庄和王国,虽然并没有做什么但是魔王的名称好像在不断的被证实。这时,有新的勇士被召唤出来,前来挑战自己,但那个人一见面就喊出了自己的名字。记忆已经模糊的莫莫伽认不出来人是谁,但是在他报上名号之后还是回想起来了。但乌尔贝特还是决定给莫莫伽一点点小小的惩罚,便对他使用了〈振动〉。因为强制冷静从来没有感受到这么强烈的振动让莫莫伽颤抖呻吟不已。冷静下来后觉得自己在许久未见的朋友面前做出如此不成熟姿态,莫莫伽恼羞成怒地跑走了。回到宫殿后,莫莫伽失意体前屈羞耻捶地,不知道下一次见面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才好。


就这样,魔王(?)与勇者(?)第一次的相遇结束了。


每一篇都很有槽点,但是最有槽点的那几篇实际上我已经推过了。


比如异世界腐女小黄本。


乌尔贝特出场率怎么这么高(小声)


在评论里会放上各文链接,感谢各位支持。


念叨念叨

8102年了,我还在为TFP哭泣。OP戴口罩很帅不戴很呆深深戳中了我的萌点,而且TFP里“恋人的相遇即是旅途的终结”是我心中金桔了。特别是大电影结尾,同人为这段拼死拼活拉糖拼糖造糖能不能阻止我看到OP跳井爆哭的冲动。


想来想去,原来我喜欢人外是从这时候开始的吧。


TF算人外吗?


overlord同人小说推荐|守护者全员

其他至尊专场【的一部分】推过后是守护者全员专场。

4层和8层守护者不配拥有姓名。

【我终于把P站大概2000多篇的文扫了一遍了,而且把50以上热度的小说链接扒下来了。大工程,写了大概2个半的备忘录链接。】

第一篇,慈愛を貪る天使,守护者全员→安兹

贪食爱意的上帝之子跟随着爱的香味来到了魔导国,在市长馆的窗户里,天使找到了香味的源头。在那间屋子里,坐着被各种爱欲的眼神围绕的不死者之王,天使无意识地舔着嘴唇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魔导国建立3年后国民们安居乐业,安兹今天也在街道上散步。这时候,一个小孩在安兹面前跌倒了,安兹上前将他扶起,却发现他长得绝美,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小孩向安兹道歉后就消失在人群中,安兹却觉得自己的身体一瞬间有些沉重。没有多想的安兹回到了地下大坟墓。

回到大坟墓的安兹先去了第六层看望两姐弟,被安兹抱着放在大腿上的亚乌拉和马雷快乐的向安兹汇报今天的行程,马雷还跟安兹定下来以后一起看书的约定。接着安兹在第五层收到了科塞特斯亲手做的一把小刀。夏提雅在向安兹报告的时候被安兹称赞了新做的指甲很好看。迪米乌哥斯在汇报工作时被安兹邀请一起休息。之后安兹去看望被关禁闭的雅儿贝德,内心对改变雅儿贝德设定感到很抱歉的安兹,作为赔偿让雅儿贝德享受了膝枕和摸头杀。

在与每一位守护者相处过后,安兹的右手都感觉到了难以忽视的疲惫。安兹去见潘多拉的时候也在一直在意这件事,潘多拉听到雅儿贝德的事后一直在向安兹撒娇要膝枕,不堪潘多拉纠缠的安兹只能让步。温柔抚摸潘多拉的头的时候,安兹突然瞥到放在桌子上据说能显像出真相的镜子,却被镜子里映出的自己的样子吓到了。无数的五颜六色各种粗细的线就像血液一样紧紧缠绕着安兹的身体。

在发现那些奇怪的线三天后,安兹决定去街上找到当时扶起的小孩。在街上安兹随口与女仆搭话却得知当时自己扶起的是一个脏兮兮丑陋的孩子。意识到那个孩子不是人类的安兹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就在这时,时间突然停止了,当时安兹看到的那个小孩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个孩子不仅知道莫莫伽,还知道悟这个名字,被他吓到目瞪口呆的安兹追问他到底是谁,他回答说他是主天使长,第三阶级的座天使。天使还向安兹表达了感谢,多谢他对NPC的慈爱让他品尝到了无与伦比的美味,但这也相当于在吸取HP所以安兹才会感到疲惫。安兹不满地表示希望让这些线消失,天使虽然觉得很可惜但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最后,天使在安兹面前张开翅膀消失了,安兹也回到了正常的时间。

正当安兹和女仆离开时,在他们身后天使又出现了,原来天使缠绕的汲取爱意的线只有一根,其他所有粗壮坚固的线依旧牢牢地捆绑在安兹身上,其中的几条,链接着安兹身边的女仆和护航的怪物身上,而其他几万根又是从哪里来的呢。天使嘲讽的一笑,张开翅膀消失在了原地。

第二篇,写真と守護者とアインズ様,守护者全员→安兹

休息时间躲到宝物殿的安兹在宝物殿里面找到了以前公会时期和公会成员们一起拍的照片。决定把这些照片送给守护者们当做他们这段时间努力工作的奖励。

安兹把守护者们召集到办公室,把各创造者的照片交给了他们。守护者们非常感动,除了雅儿贝德在看到翠玉录的照片身后出现了黑色阴影。在给完所有的照片后,潘多拉站出来表示我也要莫莫伽大人的照片!!虽然安兹心想为什么我就在这里还要照片啊,但还是答应了,拿出其他照片给他。潘多拉在翻看的时候找到一张安兹被围在中间欢呼照片便向安兹询问,安兹回忆那是大家一起打败了异形种狩猎者时候拍下的照片。此话一出,安兹感觉到整个气氛突然一变,守护者们全都杀气四溢。内心惨叫自己说错话的安兹只能先安抚他们,但是越描越黑守护者们好像马上就要冲出去杀人了。安兹只能强行pass这个话题让他们冷静并称为这也是回忆之一,看上去守护者们好像被安抚下来了便挥手让他们退下。

在所有守护者离开后,安兹战战兢兢的向潘多拉问话,潘多拉回话时连平时的夸张动作都没有了显然怒气值已经MAX。安兹大感不妙,让潘多拉上前,一把摘下潘多拉的军帽抚摸他的头安慰他那些事已经过去了。潘多拉却还在痛苦于自己不在那里不能保护莫莫伽大人,安兹说你是个好孩子,但是以前的事已经不重要了,要是以后我遇到了危险你一定会保护好我的不是吗?潘多拉立刻把手放在胸前说拼上我的性命也一定会保护好莫莫伽大人。

另一边,离开的守护者们在走廊上依旧满怀着杀意,对人类的厌恶更加深了。

『要是简单的死去的话可就不能好好理解自己的罪恶了,充满慈悲的安兹大人啊,您的忧虑就由我们来解决,所有的敌人我们会替您一一毁灭。』

一切都为了至高无上的至尊。每个守护者们眼睛里闪烁着锐利的光芒。

第三篇,My Lord My God【オバロ】,守护者全员→安兹

【赛巴斯】

安兹某天跟守护者全员们到酒吧里喝酒,在喝了一会后,潘多拉向安兹问了一个问题,男守护者里面,安兹大人认为谁最帅?安兹看着挺起胸膛充满自信的潘多拉,竖起耳朵脸颊红红的马雷,看上去很正常但在微微颤抖着尾巴的迪米乌哥斯和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帅而努力的科塞特斯。安兹转过头发现只有赛巴斯很淡定,而且在铃木悟的时候就很憧憬赛巴斯这种帅气的男人,便回答说是赛巴斯。其他男性守护者特别是潘多拉大受打击,看上去都快哭出来了。皮奇看上去就像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里一样在不远处擦着酒杯。赛巴斯从位置上站起来走到安兹面前,用真诚到让安兹强制冷静的目光看着他表示感谢。安兹尴尬的干咳一声,站起来说在坐的各位守护者都很有各自的特点和魅力。接着转过身,对着受到打击最大的潘多拉开口。

【亚乌拉和马雷】

亚乌拉超紧张地看着距离超近的安兹大人,不禁羡慕能很自然跟安兹大人说话的马雷。这次安兹大人前来是因为给他们带了礼物,马雷得到了一本精致的书本,自己则是花朵造型的发饰。当把发饰放在亚乌拉手上时,安兹笑着说我来帮你带上吧。被安兹靠得超近的亚乌拉一边觉得很害羞想快点结束,一边又想时间再长一点。安兹帮亚乌拉带上后对亚乌拉说很可爱,但是很快安兹就被雅儿贝德的传言叫走了,走之前对姐弟俩说还会在帮他们带礼物回来。安兹离开后,亚乌拉和马雷脸上露出来相似的微笑,幸福、高兴的微笑好像永远都不会停止。『最喜欢安兹大人了。』树屋里,传来了天真快乐的笑声。

【科塞特斯】

(科塞特斯实在是,他说话我真的看不懂啊啊啊啊)

为了不让潘多拉扮演的飞飞被拆穿,安兹决定让科塞特斯教导潘多拉,学习作为一名战士的战斗技巧。作为武人的科塞特斯也一直在憧憬着安兹变成莫莫时那英雄般的身影。认为自己是各位守护者父亲般存在的安兹对这种憧憬也很开心,一边摸摸科塞特斯的头一边说他也是自己可爱的孩子之一。另外一旁的潘多拉吃醋把仓助打飞了,安兹无语只能安抚他。之后安兹让潘多拉和科塞特斯对战,科塞特斯好像相当有干劲还把武人建御雷留下的斩神刀皇拿出来。安兹虽然有点担心但依旧没有制止,打算真出什么事情就自己上去停止。安兹看着倒在一旁的仓助和打得不可开交的两人,苦哈哈地笑了出来。

【潘多拉】

安兹作为不死者,并不需要入眠,但体内的人类残渣依旧喜欢在一天的工作结束后躺在床上休息。躺在床上的安兹苦恼着被改了设定的雅儿贝德,认为雅儿贝德是被他强制改了设定所以才会深爱着他。该用什么样的感情来回应她的呢?安兹不知道,只能闭上眼睛。

虽然不用睡觉,但是安兹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只是莫莫伽,公会成员们都还在,但安兹知道这只是一个痛苦的梦境。要是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不是在大坟墓豪华的房间,而是在有着阴暗天空和流质食物的房间怎么办。自己到底是谁?是安兹,是莫莫伽还是铃木悟呢?安兹陷在痛苦中不能自拔。

这时候,潘多拉呼唤着莫莫伽大人推醒了他。安兹醒来后问潘多拉为什么在这里,潘多拉回答说是接到了莫莫伽大人的〈传言〉才赶过来的。安兹像哭一样微笑着,明白自己想让别人叫着自己的名字,想让他们承认自己是谁。潘多拉问安兹是否应该把称呼改成安兹大人,安兹说不用我想让你这样叫我,接着仰躺着向潘多拉张开双手。潘多拉俯下身去靠在安兹的胸口,安抚着安兹的脸庞。安兹在喜悦和安心之中,紧紧地拥抱住了潘多拉。

【潘多拉】

在纳萨扎克众多仆人里,只有自己才能完美的演绎出安兹大人的身姿。正在扮演莫莫的潘多拉沉浸在优越感之中。面对刚刚离去的一群小孩,潘多拉觉得那些小孩眼睛里对莫莫的崇拜和憧憬很可爱,相比于那些蕴含着嫉妒轻蔑的视线来说。潘多拉对这些不敬的眼神感到非常的不爽,但是不能对他们下手。

突然,潘多拉停了下来,让娜贝先去冒险者公会,说自己还有些事情要办,接着转身走进了无人的小巷中。走到小巷的尽头后,潘多拉转身问跟来的四个暗杀者有什么事,暗杀者们互相看了一眼,一个人站出来说自己的主人想请莫莫前去,还想让莫莫辞掉冒险者的工作与他们一起侍奉主人。潘多拉摇头拒绝了他们的要求,那些男人不知好歹还想要毒害莫莫。潘多拉已经被彻底激怒,召唤出影之恶魔后变成了安兹大人的样子控制其中一个男人问出了关于主人的情报,顺手杀掉再把其他人通过转移门带到大坟墓。

做完一系列事情后潘多拉依旧怒气未消,那些想伤害莫莫伽大人的人类永远不能得到宽恕,潘多拉触碰着脸颊的骨头,对莫莫伽大人的爱意在他的胸中翻涌。影之恶魔也称赞潘多拉简直跟安兹大人一模一样。潘多拉大笑,认为自己的存在的意义就是完美复制以莫莫伽为首的四十一人。他整理自已身上的铠甲,威风凛凛地走了出去 就好像小巷中的惨剧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迪米乌哥斯】

为安兹大人献上全世界,这是迪米乌哥斯被赋予的使命。想要得到这宝石箱这句话,只有迪米乌哥斯才知道。迪米乌哥斯微笑着拿出两瓶白兰地,回到坐在沙发上的安兹身边。安兹说自己不能喝酒,但迪米乌哥斯想让安兹享受这瓶被乌尔贝特收藏的酒的醇厚香味。安兹把酒杯拿到自己面前,称赞这瓶酒的香味就如迪米乌哥斯所说那样醇厚。迪米乌哥斯脸上洋溢着微笑,想着安兹大人的微笑才是世界的至福。安兹认为乌尔贝特知道迪米乌哥斯称赞这瓶酒的话也一定会高兴。接着安兹问他,你身为一个恶魔,难道就没什么想要的吗?迪米乌哥斯说其实自己心中也有着罪孽深重的欲望。安兹兴致勃勃地架起双腿,那透过分开的下摆若隐若现的白色胫骨让迪米乌哥斯的尾巴颤抖不已。安兹追问他想要什么,迪米乌哥斯想那本应该是不能说的秘密,但在安兹大人面前却有一种将所有事情吐露出来的冲动。于是,他说想看乌尔贝特选择的那瓶酒的酒液沿着安兹大人白瓷般的身体滴落的样子。安兹张着嘴呆住了,迪米乌哥斯紧张地吞了口唾沫。

但安兹只是嘀咕了一句这样好像很浪费便满足了迪米乌哥斯的愿望。安兹扯开袍子,那些白兰地淌过肋骨滴落在飞鼠玉上,他微笑着伸手勾住迪米乌哥斯手中的酒杯让酒液全数倾倒在自己的手掌中,液体从手掌的缝隙中滑落。迪米乌哥斯早就因心中对安兹的忠心爱意与欲望熏蒸的酩酊大醉,一脸恍惚地舔过安兹手掌里的酒液。安兹仰着头,笑眯眯地抚摸迪米乌哥斯的黑发,那些流在飞鼠玉上的白兰地比在酒杯里更让人享受更芳醇。迪米乌哥斯把手肘撑在沙发上,把脸埋到安兹胸前,舔食着肋骨上的白兰地。安兹比看上去比迪米乌哥斯更要醉醺醺,他吞吐着灼热的气息,用湿漉漉的左手抚摸过迪米乌哥斯如火烧般的脸颊。

太涩情了,其他守护者『输了!』

雅儿贝德正在疯狂咬手绢。

在评论里会放上各文的链接希望大家前去多多支持各位太太们。

我喜欢看其他至尊尤其是公会时期的文,要问我为什么,因为它很特殊。

特殊在什么地方。就是指公会时期越甜,大家越喜欢莫莫伽对莫莫伽越好给我的感觉就越虐。这么受大家喜欢被大家依赖的莫莫伽在最后依旧是孤独的守护整个空荡荡的地下大坟墓。

就算与公会成员关系再好,大家依旧不会为他留下。

莫莫伽也明白其他成员有着自己现实的生活,所以并不会过多责备他们。莫莫伽这个人,不如说铃木悟这个人自卑敏感而且偏执,现世带给他的绝望感无力感让他在游戏里寻找到了自我。(这里要特别感谢塔其米先生,如果是乌尔贝特捡到他说不定到时候真的是大魔王降临)被其他公会成员“抛弃”的莫莫伽在异世界内心里依旧恐惧着被守护者们抛弃,所以天天都会磨练自己力求成为他们心目中合格的君主,生怕哪天原形毕露守护者们(特别指小迪)就会离他而去。

真是太可怜了莫莫伽大人,我特怕哪天强制冷静会把他强制冷静崩溃,过度压抑的结果只能是爆炸。

离题了。

唉,得出结论,潘多拉和雅儿贝德才是莫莫伽的真爱。一个是自己亲自创造的NPC,莫莫伽再怎么觉得羞耻内心里依旧认为他是自己最信任的人(?),到潘多拉面前完全没有君主的架子,相当放松呢。雅儿贝德就更不用说了,一个爱莫莫伽爱到疯狂,自己亲爹都想杀的女人真是可怕。

这两个人特点都是把莫莫伽当成自己的唯一。而莫莫伽需要的,就是对方对自己独一无二的爱和占有,那种被人所需要,非自己不可的感觉。

大坟墓需要他,所以他才会留下来给自己戴上枷锁一步步深陷到底。

默默吐槽,如果莫莫伽真的离开大坟墓我觉得他最可能带上得就是自己亲儿子。只要过去羞耻心这一关,潘多拉简直就是居家旅行必备的好男人(?)。潘多拉,超可靠。(拇指)

overlord同人小说推荐|其他至尊穿越专场

简化版同人推荐。因为好几篇很长要是以我的描述风格说不定下个星期都放不出来,所以另写一份比较简短的同人推荐。另一篇长长的同人推荐如果写好了会再放一遍。


其他至尊穿越专场。


第一篇,「主のいない墳墓」,目前无CP,未完结


在服务器关闭后,莫莫伽发现自己变成婴儿穿越了。而在另一边,早就离开游戏的40至尊发现自己不知为何正处于地下大坟墓,但莫莫伽并没有和他们在一起。接着NPC赶来告诉他们莫莫伽在王座之间消失了,其他至尊对莫莫伽消失这件事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接着,面对有着自主活动性的NPC们,布妞萌等头脑派也在担忧着守护者背叛的可能性。


第二篇,廃墟の支配者,全员→莫莫伽


这篇其实还有一些是写在魔导国建国以后的事情但我没放上来。因为这篇严格来说不算其他至尊穿越,这是一篇以异世界本来就有异形种为基础的文。


乌尔贝特在巧合之下认识了受到诅咒而变成人类的莫莫伽,被莫莫伽强大魔力和人格魅力所折服,乌尔贝特和他的死对头塔其米一样喜欢上了莫莫伽。翠玉录因为雅儿贝德而认识了莫莫伽也被他的反差萌所吸引。于是,在乌尔贝特,塔其米和翠玉录的引荐下,莫莫伽周围逐渐聚集起了40个强大的异形种。最后乌尔贝特他们决定建立一个异形种国家并推选莫莫伽为魔导王,为他献上全世界。


第三篇,またどこかで会いましょう,没有明显CP线,有一些至尊有箭头。未完结


在游戏关闭的最后一天,所有的公会成员重新聚集,莫莫伽面对以前的伙伴幸福的流下来眼泪。但是,明明关闭服务器的时间已经过了,莫莫伽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处在黑夜的森林里,自已也是游戏里骷髅的样子。在收集情报后,莫莫伽发现其他公会成员也穿越了,但是穿越的时间是现在的一百年前。莫莫伽怀着喜悦和困惑的心情,作为冒险者加入了漆黑之剑的队伍。但莫莫伽不知道的是,因为其他40至尊失去了他,在一百年后,安兹乌尔恭这个公会已经接近崩溃。

看得我急死,每次都是擦肩而过,求求你去见他们吧莫莫伽!(其他至尊同样建立了魔导国但是并没有设立魔导王。乌尔贝特被别人拍马屁说他才是当之无愧的魔导王被乌尔贝特当场捏爆)


第四篇,ちょーえつしゃ!,至尊→莫莫伽


这篇我之前好像推过,但是为什么要再推一遍呢?是的,因为作者写了后续。


安兹有一次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公会时期大家都还在的时候。醒来后的安兹帐然若失,却被匆匆赶来的女仆告知有至尊在圆桌出现了。在公会时期与莫莫伽最为亲密的其他至尊穿越到了异世界。


在穿越过来后,早就喜欢着莫莫伽的其他至尊对他更加死心塌地。塔其米和莫莫伽的漆黑战士一起成为冒险者,并决定守护莫莫伽一辈子。佩罗罗奇诺被莫莫伽拜托教授宁亚箭术。乌尔贝特来找莫莫伽时候发现莫莫伽很喜欢他膝盖上的那只猫,一不小心破了廉耻学了猫叫被莫莫伽抚摸下巴。为了能让莫莫伽吃东西其他人找到了让他暂时变成人类的方法,接着拉着他去大醉一场。最后莫莫伽(人)还找鲜血帝喝酒聊天,被人形魔导王喝醉酒姿态吸引的鲜血帝忍不住触碰他的脸庞,结果被强势闯入的佩罗罗奇诺抱走了。


第四篇,わたしはだれ?,无CP


这篇巨想翻译。但是它,真的很长。


同样一个人穿越的莫莫伽睁开眼后发现自己正从高空坠落,在卡恩村救下姐妹后接着拯救了村子,顺便赶跑了阳光盛典与战士长结为好友。圣母buff加失忆buff全开的莫莫伽很快受到了各路人的尊敬崇拜。另一边,知道莫莫伽消失的潘多拉出来主持大局,决定分头寻找莫莫伽。乌尔贝特等至尊也被空降到各个地方。


莫莫伽跟着漆黑之剑在不同地方活跃,认识了假装成商人的迪米乌哥斯和在与乌尔贝特王国大战的跟随苍玫瑰的塔其米(怀疑格格兰对他芳心暗许)。接着乌尔贝特和塔其米决定进行世界决战大打三天三夜后被莫莫伽一个超位魔法干倒。被乌尔贝特和塔其米决战聚集过来的其他至尊发现了莫莫伽后十分兴奋追着他跑准备感人至深的认亲,却被告知莫莫伽失忆的事情。为了与莫莫伽重新建立关系(也为了消除这种微妙的NTR感),其他人商量后决定重新攻打地下大坟墓。这时,潘多拉也发现了莫莫伽他们,准备隔空配合其他至尊们演出一部好戏。


先写一些放出来,我还堆着好多事情没做,明天又要考党课我吐血。心好累,昨天还被某个直男气笑了和室友吐槽了一个晚上直男品味。


咕咕咕


overlord同人小说推荐|潘多拉专场

潘多拉虽然人气高,但与其他守护者相比,太太们带他玩的次数有点少啊。

我不服!所以今天是潘多拉专场!!

第一篇,パンドラズ・アクターはイマジナリーフレンドである  潘多拉,铃木悟

铃木悟跟其他小孩子一样,有一个幻想朋友。

虽然那个没有脸的人第一天出现的时候把铃木悟吓到尖叫哭泣,但是,小孩子的都是温柔好奇的。铃木悟每天睡觉的时候都看到那个奇怪的男人孤独地站在角落,还是忍不住去接触了他。铃木悟每天都会跟他说话,也知道这个奇怪的异形叫潘多拉。渐渐的,潘多拉融入了铃木悟的生活,还与铃木悟定下来永远在一起的约定。

铃木悟逐渐长大后,潘多拉并没有消失,而是一直陪伴在铃木悟的身边抚慰着他的心灵。就算是没有朋友,铃木悟有着潘多拉的陪伴也不会寂寞。在一天晚上铃木悟跟潘多拉玩牌玩到很晚后被潘多拉劝说着上床休息。铃木悟迷迷糊糊地问潘多拉是从哪里来的,潘多拉沉默一会,回答:“……没有王的,安静的地方”。潘多拉内心苦笑,空荡荡的王座,别说是守护者,谁都不在。铃木悟没有追问,接着掉进了梦乡。

但是,铃木悟的睡眠时间在潘多拉得到实体后不断的增加,他已经很久没有去上班了,每天认为自己在工作其实是过长的睡眠引起的记忆障碍。潘多拉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里来后认识到这个肮脏的地方并不适合莫莫伽大人的生存。并且,没有其他守护者的干扰,莫莫伽大人所爱之人,只有自己一个就足够了。很快铃木悟将会连和潘多拉一起玩都做不到了,人类可是很脆弱的,那么就把这个灵魂摘下来藏进温暖的梦境里。

“只有我的悟,被赐予给我的悟”,就像约定的那样一直在一起吧。异形抚摸着人类的头满足地笑了。

第二篇,モモンガの楽しい毎日  潘多拉,莫莫伽

在YGGDRASIL里莫莫伽等人发现了一个可以改变NPC形态的软件,可以将NPC变成为宠物一样需要创造者喂养,还能帮创造者们送信。莫莫伽和公会成员们商量后,决定下载这个软件。因为容量的关系,所有守护者都变成了可爱的二头身,连莫莫伽平常觉得羞耻的动作和语气,在二头身的加成下也变得可爱起来。更不用说这个软件的送信功能。小小的潘多拉抱着信件,出门前准备的样子和“我走了!”,回来时候还会带着满面的笑容说“我回来了!”都让莫莫伽感觉像是真的在养儿子。

其他公会成员的npc送信的样子也很可爱,还会跟潘多拉进行有趣的互动,唯一让人感觉到为难的是雅儿贝德,每次过来送信就粘着莫莫伽不肯离开。有时候莫莫伽不在,雅儿贝德过来送信就会对潘多拉说些不好的话。她回去后潘多拉就会蹲在角落里流眼泪。

类似的事情还有好几起,跟翠玉录交谈后推断她是不是在暴走。但是翠玉录强烈反对修改这个设定,所以到现在也没有好转呢。

这篇并不是单独的,还有很多公会成员相处的小日常。
(但我只看了这篇)

第三篇,Electra complex  潘多拉X安兹

第十卷妄想。

对完全不在乎私人领域的潘多拉,安兹真的很头疼。面对贴的很近并且手舞足蹈的潘多拉安兹无力吐槽,还莫名其妙被喊了“父亲大人”。潘多拉兴奋之余还把脸凑近安兹,安兹这才发现这家伙不知什么时候把自己给推到了。潘多拉对父亲大人毫无保留地诉说爱意,借着“我努力工作这么久都摸不到宝物真的好寂寞”把手伸进安兹衣服里肆意抚摸。安兹崩溃大喊“我才没有近亲xiangjian的兴趣!”

潘多拉委屈地说如果父亲大人不喜欢这样子的话那好吧,接着松开安兹。安兹赶紧起身想逃离的时候手腕上被一拉就掉进了潘多拉的怀里。潘多拉一边高兴地说我会好好服务父亲大人的一边把安兹公主抱回了宝物殿吃干抹净了。

这篇潘多拉真的很烦,烦到安兹晕头转向毫无底线23333

那么今天就三篇感谢观看,如果有可能的话说不定这个星期还会再更一发,依旧还是潘多拉专场。

潘多拉设定太棒了,我在很多文里看到各种潘多拉唯一不变的是他对父亲大人毫无保留的忠心和绝对的莫莫伽至上。

父子赛高!!!

在评论会放上各篇文的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