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脚绊了右脚

闭关倒计时

overlord同人小说推荐|守护者全员

其他至尊专场【的一部分】推过后是守护者全员专场。

4层和8层守护者不配拥有姓名。

【我终于把P站大概2000多篇的文扫了一遍了,而且把50以上热度的小说链接扒下来了。大工程,写了大概2个半的备忘录链接。】

第一篇,慈愛を貪る天使,守护者全员→安兹

贪食爱意的上帝之子跟随着爱的香味来到了魔导国,在市长馆的窗户里,天使找到了香味的源头。在那间屋子里,坐着被各种爱欲的眼神围绕的不死者之王,天使无意识地舔着嘴唇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魔导国建立3年后国民们安居乐业,安兹今天也在街道上散步。这时候,一个小孩在安兹面前跌倒了,安兹上前将他扶起,却发现他长得绝美,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小孩向安兹道歉后就消失在人群中,安兹却觉得自己的身体一瞬间有些沉重。没有多想的安兹回到了地下大坟墓。

回到大坟墓的安兹先去了第六层看望两姐弟,被安兹抱着放在大腿上的亚乌拉和马雷快乐的向安兹汇报今天的行程,马雷还跟安兹定下来以后一起看书的约定。接着安兹在第五层收到了科塞特斯亲手做的一把小刀。夏提雅在向安兹报告的时候被安兹称赞了新做的指甲很好看。迪米乌哥斯在汇报工作时被安兹邀请一起休息。之后安兹去看望被关禁闭的雅儿贝德,内心对改变雅儿贝德设定感到很抱歉的安兹,作为赔偿让雅儿贝德享受了膝枕和摸头杀。

在与每一位守护者相处过后,安兹的右手都感觉到了难以忽视的疲惫。安兹去见潘多拉的时候也在一直在意这件事,潘多拉听到雅儿贝德的事后一直在向安兹撒娇要膝枕,不堪潘多拉纠缠的安兹只能让步。温柔抚摸潘多拉的头的时候,安兹突然瞥到放在桌子上据说能显像出真相的镜子,却被镜子里映出的自己的样子吓到了。无数的五颜六色各种粗细的线就像血液一样紧紧缠绕着安兹的身体。

在发现那些奇怪的线三天后,安兹决定去街上找到当时扶起的小孩。在街上安兹随口与女仆搭话却得知当时自己扶起的是一个脏兮兮丑陋的孩子。意识到那个孩子不是人类的安兹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就在这时,时间突然停止了,当时安兹看到的那个小孩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个孩子不仅知道莫莫伽,还知道悟这个名字,被他吓到目瞪口呆的安兹追问他到底是谁,他回答说他是主天使长,第三阶级的座天使。天使还向安兹表达了感谢,多谢他对NPC的慈爱让他品尝到了无与伦比的美味,但这也相当于在吸取HP所以安兹才会感到疲惫。安兹不满地表示希望让这些线消失,天使虽然觉得很可惜但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最后,天使在安兹面前张开翅膀消失了,安兹也回到了正常的时间。

正当安兹和女仆离开时,在他们身后天使又出现了,原来天使缠绕的汲取爱意的线只有一根,其他所有粗壮坚固的线依旧牢牢地捆绑在安兹身上,其中的几条,链接着安兹身边的女仆和护航的怪物身上,而其他几万根又是从哪里来的呢。天使嘲讽的一笑,张开翅膀消失在了原地。

第二篇,写真と守護者とアインズ様,守护者全员→安兹

休息时间躲到宝物殿的安兹在宝物殿里面找到了以前公会时期和公会成员们一起拍的照片。决定把这些照片送给守护者们当做他们这段时间努力工作的奖励。

安兹把守护者们召集到办公室,把各创造者的照片交给了他们。守护者们非常感动,除了雅儿贝德在看到翠玉录的照片身后出现了黑色阴影。在给完所有的照片后,潘多拉站出来表示我也要莫莫伽大人的照片!!虽然安兹心想为什么我就在这里还要照片啊,但还是答应了,拿出其他照片给他。潘多拉在翻看的时候找到一张安兹被围在中间欢呼照片便向安兹询问,安兹回忆那是大家一起打败了异形种狩猎者时候拍下的照片。此话一出,安兹感觉到整个气氛突然一变,守护者们全都杀气四溢。内心惨叫自己说错话的安兹只能先安抚他们,但是越描越黑守护者们好像马上就要冲出去杀人了。安兹只能强行pass这个话题让他们冷静并称为这也是回忆之一,看上去守护者们好像被安抚下来了便挥手让他们退下。

在所有守护者离开后,安兹战战兢兢的向潘多拉问话,潘多拉回话时连平时的夸张动作都没有了显然怒气值已经MAX。安兹大感不妙,让潘多拉上前,一把摘下潘多拉的军帽抚摸他的头安慰他那些事已经过去了。潘多拉却还在痛苦于自己不在那里不能保护莫莫伽大人,安兹说你是个好孩子,但是以前的事已经不重要了,要是以后我遇到了危险你一定会保护好我的不是吗?潘多拉立刻把手放在胸前说拼上我的性命也一定会保护好莫莫伽大人。

另一边,离开的守护者们在走廊上依旧满怀着杀意,对人类的厌恶更加深了。

『要是简单的死去的话可就不能好好理解自己的罪恶了,充满慈悲的安兹大人啊,您的忧虑就由我们来解决,所有的敌人我们会替您一一毁灭。』

一切都为了至高无上的至尊。每个守护者们眼睛里闪烁着锐利的光芒。

第三篇,My Lord My God【オバロ】,守护者全员→安兹

【赛巴斯】

安兹某天跟守护者全员们到酒吧里喝酒,在喝了一会后,潘多拉向安兹问了一个问题,男守护者里面,安兹大人认为谁最帅?安兹看着挺起胸膛充满自信的潘多拉,竖起耳朵脸颊红红的马雷,看上去很正常但在微微颤抖着尾巴的迪米乌哥斯和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帅而努力的科塞特斯。安兹转过头发现只有赛巴斯很淡定,而且在铃木悟的时候就很憧憬赛巴斯这种帅气的男人,便回答说是赛巴斯。其他男性守护者特别是潘多拉大受打击,看上去都快哭出来了。皮奇看上去就像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里一样在不远处擦着酒杯。赛巴斯从位置上站起来走到安兹面前,用真诚到让安兹强制冷静的目光看着他表示感谢。安兹尴尬的干咳一声,站起来说在坐的各位守护者都很有各自的特点和魅力。接着转过身,对着受到打击最大的潘多拉开口。

【亚乌拉和马雷】

亚乌拉超紧张地看着距离超近的安兹大人,不禁羡慕能很自然跟安兹大人说话的马雷。这次安兹大人前来是因为给他们带了礼物,马雷得到了一本精致的书本,自己则是花朵造型的发饰。当把发饰放在亚乌拉手上时,安兹笑着说我来帮你带上吧。被安兹靠得超近的亚乌拉一边觉得很害羞想快点结束,一边又想时间再长一点。安兹帮亚乌拉带上后对亚乌拉说很可爱,但是很快安兹就被雅儿贝德的传言叫走了,走之前对姐弟俩说还会在帮他们带礼物回来。安兹离开后,亚乌拉和马雷脸上露出来相似的微笑,幸福、高兴的微笑好像永远都不会停止。『最喜欢安兹大人了。』树屋里,传来了天真快乐的笑声。

【科塞特斯】

(科塞特斯实在是,他说话我真的看不懂啊啊啊啊)

为了不让潘多拉扮演的飞飞被拆穿,安兹决定让科塞特斯教导潘多拉,学习作为一名战士的战斗技巧。作为武人的科塞特斯也一直在憧憬着安兹变成莫莫时那英雄般的身影。认为自己是各位守护者父亲般存在的安兹对这种憧憬也很开心,一边摸摸科塞特斯的头一边说他也是自己可爱的孩子之一。另外一旁的潘多拉吃醋把仓助打飞了,安兹无语只能安抚他。之后安兹让潘多拉和科塞特斯对战,科塞特斯好像相当有干劲还把武人建御雷留下的斩神刀皇拿出来。安兹虽然有点担心但依旧没有制止,打算真出什么事情就自己上去停止。安兹看着倒在一旁的仓助和打得不可开交的两人,苦哈哈地笑了出来。

【潘多拉】

安兹作为不死者,并不需要入眠,但体内的人类残渣依旧喜欢在一天的工作结束后躺在床上休息。躺在床上的安兹苦恼着被改了设定的雅儿贝德,认为雅儿贝德是被他强制改了设定所以才会深爱着他。该用什么样的感情来回应她的呢?安兹不知道,只能闭上眼睛。

虽然不用睡觉,但是安兹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只是莫莫伽,公会成员们都还在,但安兹知道这只是一个痛苦的梦境。要是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不是在大坟墓豪华的房间,而是在有着阴暗天空和流质食物的房间怎么办。自己到底是谁?是安兹,是莫莫伽还是铃木悟呢?安兹陷在痛苦中不能自拔。

这时候,潘多拉呼唤着莫莫伽大人推醒了他。安兹醒来后问潘多拉为什么在这里,潘多拉回答说是接到了莫莫伽大人的〈传言〉才赶过来的。安兹像哭一样微笑着,明白自己想让别人叫着自己的名字,想让他们承认自己是谁。潘多拉问安兹是否应该把称呼改成安兹大人,安兹说不用我想让你这样叫我,接着仰躺着向潘多拉张开双手。潘多拉俯下身去靠在安兹的胸口,安抚着安兹的脸庞。安兹在喜悦和安心之中,紧紧地拥抱住了潘多拉。

【潘多拉】

在纳萨扎克众多仆人里,只有自己才能完美的演绎出安兹大人的身姿。正在扮演莫莫的潘多拉沉浸在优越感之中。面对刚刚离去的一群小孩,潘多拉觉得那些小孩眼睛里对莫莫的崇拜和憧憬很可爱,相比于那些蕴含着嫉妒轻蔑的视线来说。潘多拉对这些不敬的眼神感到非常的不爽,但是不能对他们下手。

突然,潘多拉停了下来,让娜贝先去冒险者公会,说自己还有些事情要办,接着转身走进了无人的小巷中。走到小巷的尽头后,潘多拉转身问跟来的四个暗杀者有什么事,暗杀者们互相看了一眼,一个人站出来说自己的主人想请莫莫前去,还想让莫莫辞掉冒险者的工作与他们一起侍奉主人。潘多拉摇头拒绝了他们的要求,那些男人不知好歹还想要毒害莫莫。潘多拉已经被彻底激怒,召唤出影之恶魔后变成了安兹大人的样子控制其中一个男人问出了关于主人的情报,顺手杀掉再把其他人通过转移门带到大坟墓。

做完一系列事情后潘多拉依旧怒气未消,那些想伤害莫莫伽大人的人类永远不能得到宽恕,潘多拉触碰着脸颊的骨头,对莫莫伽大人的爱意在他的胸中翻涌。影之恶魔也称赞潘多拉简直跟安兹大人一模一样。潘多拉大笑,认为自己的存在的意义就是完美复制以莫莫伽为首的四十一人。他整理自已身上的铠甲,威风凛凛地走了出去 就好像小巷中的惨剧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迪米乌哥斯】

为安兹大人献上全世界,这是迪米乌哥斯被赋予的使命。想要得到这宝石箱这句话,只有迪米乌哥斯才知道。迪米乌哥斯微笑着拿出两瓶白兰地,回到坐在沙发上的安兹身边。安兹说自己不能喝酒,但迪米乌哥斯想让安兹享受这瓶被乌尔贝特收藏的酒的醇厚香味。安兹把酒杯拿到自己面前,称赞这瓶酒的香味就如迪米乌哥斯所说那样醇厚。迪米乌哥斯脸上洋溢着微笑,想着安兹大人的微笑才是世界的至福。安兹认为乌尔贝特知道迪米乌哥斯称赞这瓶酒的话也一定会高兴。接着安兹问他,你身为一个恶魔,难道就没什么想要的吗?迪米乌哥斯说其实自己心中也有着罪孽深重的欲望。安兹兴致勃勃地架起双腿,那透过分开的下摆若隐若现的白色胫骨让迪米乌哥斯的尾巴颤抖不已。安兹追问他想要什么,迪米乌哥斯想那本应该是不能说的秘密,但在安兹大人面前却有一种将所有事情吐露出来的冲动。于是,他说想看乌尔贝特选择的那瓶酒的酒液沿着安兹大人白瓷般的身体滴落的样子。安兹张着嘴呆住了,迪米乌哥斯紧张地吞了口唾沫。

但安兹只是嘀咕了一句这样好像很浪费便满足了迪米乌哥斯的愿望。安兹扯开袍子,那些白兰地淌过肋骨滴落在飞鼠玉上,他微笑着伸手勾住迪米乌哥斯手中的酒杯让酒液全数倾倒在自己的手掌中,液体从手掌的缝隙中滑落。迪米乌哥斯早就因心中对安兹的忠心爱意与欲望熏蒸的酩酊大醉,一脸恍惚地舔过安兹手掌里的酒液。安兹仰着头,笑眯眯地抚摸迪米乌哥斯的黑发,那些流在飞鼠玉上的白兰地比在酒杯里更让人享受更芳醇。迪米乌哥斯把手肘撑在沙发上,把脸埋到安兹胸前,舔食着肋骨上的白兰地。安兹比看上去比迪米乌哥斯更要醉醺醺,他吞吐着灼热的气息,用湿漉漉的左手抚摸过迪米乌哥斯如火烧般的脸颊。

太涩情了,其他守护者『输了!』

雅儿贝德正在疯狂咬手绢。

在评论里会放上各文的链接希望大家前去多多支持各位太太们。

评论(9)

热度(50)